加入收藏 | 返回文联首页

工作动态

纪念李苦禅诞辰120周年系列活动|《百年苦禅·李苦禅绘画艺术研究》学术研讨会发言摘要

作者:山东省美术家协会 来源:山东省美术家协会 2019-06-24 00:00:00

01.jpg       

        6月14日,由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中共济南市委宣传部联合主办的纪念李苦禅诞辰120周年系列活动——《百年苦禅·李苦禅绘画艺术研究》文集首发式暨中国书画名家馆联会邀请展在济南趵突泉景区内举办。《百年苦禅·李苦禅绘画艺术研究》文集以李苦禅绘画艺术为中心,形成了十二篇不同角度研究李苦禅的论文,并形成著作,十二篇论文既相互联系,又有彼此不同的独特角度,在当代中国艺术家研究个案中独树一帜。

        当天的研讨会由《百年苦禅·李苦禅绘画艺术研究》主编张宜、副主编张荣东担任学术主持。多位著名画家、美术理论家对该书的立意、结构、写法、文化构建、现实意义做了充分的解析和探讨,认为该书分量重、内容实,对李苦禅的绘画、书法、故乡、教育思想、金石收藏、武学等诸方面的研究全面而且深入,对弘扬中国精神、繁荣文艺创作有着重要的学术意义和文化意义。

主持人观点


02.jpg

张宜(中国美协理事、山东省美协驻会常务副主席):

        今天这么多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如此盛大的场面在山东近些年的学术研讨会中并不多见。在此代表主办方,代表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对来自全国的各位专家和学者表示真诚的感谢。

        山东省美协对苦禅先生诞辰120周年非常重视,从去年在国家博物馆举办的“法古禅心——纪念李苦禅诞辰120周年艺术展”,到今天在济南举办的《百年苦禅·李苦禅绘画艺术研究》首发式及研讨会,我们的态度一以贯之——纪念李苦禅,研究李苦禅,学习苦老仰之弥高的传统功力,挖掘苦老历久弥新的当代价值,这对于梳理近现代齐鲁艺术文脉具有不可估量的重要意义。除了李苦禅先生,去年山东省美协还做了张朋先生、岳祥书先生的纪念活动,包括展览和研讨会等。下一步,我们还准备选择重要历史节点做郭味蕖先生、于希宁先生、黑伯龙先生的纪念活动。这些老先生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成就突出,对山东美术更有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纪念他们,对山东梳理齐鲁文脉、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具有重要价值。

        这次研讨会以《百年苦禅·李苦禅绘画艺术研究》作为切入点。该书以五百多页的篇幅立体展示了李苦禅先生的精神气质,为当代齐鲁美术家个案研究开辟了新的路径。大家可以根据自己对艺术的理解和追忆,畅所欲言,发表自己的学术观点。

03.jpg

张荣东(山东省美协美术理论委员会副主任、《爱尚美术》主编):

        去年《爱尚美术》杂志社与中国美协、山东省美协共同发起了首届青年美术理论家评选,其中特意设了李苦禅研究的专题奖项,最后12篇入选论文,成为大家眼前的这本书。我们想通过组织青年学者,用他们新的知识结构、用这个时代的眼光去观察李苦禅,我觉得这是非常必要的。这本书的特点是,我们研究的是一位诞辰120周年的大家,但作者主体都是青年人,都是我们这个时代年富力强的群体。这本书,我们用半年时间做到这个程度,现在回头看遗憾相对比较少。在苦禅先生诞辰120周年之际,推出一本这么丰盛的书,我们深感欣慰。

专家学者观点

04.jpg

吴洪亮(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画院副院长):

        李苦禅先生是二十世纪中国的一位艺术大师级的人物。欣赏苦禅先生的作品,我们看到的是中国一脉相承的文人画系统以及从民间而来的具有生命力的活性,再加上他自己的感悟,尤其是他晚年,把书法进一步与大写意相结合,形成他自己独特的一种艺术的、丰富的表现形式。

        苦禅先生最早是学西画,他经过了一个非常缜密的西画的训练,所以在他的早期作品中,我们能看到西画的影子。在他的大写意花鸟画作品中,直观看是看不到传统西方光影关系和色彩的,但是仔细去看,他的作品中会隐藏许多西画的逻辑和灰调子。这样的融合,使苦禅先生的作品超越了当时的很多的艺术家。应该说在他的作品中,还有很多特殊的微妙之处,所以看苦禅先生的画,要从多个角度去体会。

05.jpg

段泽林(中国美协理论研究处副处长):

        现在学习和研究李苦禅先生,重在研究他的学术思想和笔墨造诣,单纯模仿难度系数很低,也没有价值,这也是现代中国画创作的困境。很多人喜欢从图上下工夫,很少研究他的学术思想和笔墨。越是有个性的艺术表达,越应该研究他如何打破常规,提炼出独有的表达方式。苦老创作的历程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范例。研究李苦禅先生,脱开中国画传统视野,而是放在世界艺术大范畴中,我们从现代性的逻辑、从整个历史艺术史的演进逻辑去研究,我们会发现最新的不一样的东西,我们不能仅仅局限在一个单纯的话语系统去看,而是应该跳出来。

06.jpg

卢炘(中国书画名家馆联会秘书长、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李苦禅先生是我很尊敬的国画前辈、大师。在中国20世纪的名家中,他以大写意花鸟名世,而且具有前沿意识。他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了解,人品好又有修养,他将这些精神性的东西都融入他的绘画里,有超前意识的同时还跟前人拉开距离。比如,他跟他的老师齐白石的风格就不太一样,李苦禅用大笔画花鸟,鸟的眼睛他画成方的,嘴画得很凶狠,他把自己对大自然的理解都强化出来。在他进行中国画教学时,他先在杭州后到北京,培养了很多出色的绘画家,我非常敬佩他。

07.jpg

唐建(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弘扬苦老的艺术也是弘扬齐鲁文化、民族文化。一个大师的成功,不是做减法,而是做加法。在任何一个大师画艺之外加上其他东西,一定还是大师,李苦禅身上就体现了这一点。他酷爱京戏,他在京戏上下的工夫就注入他的艺术思想中。苦老的艺术很复杂,越看越有味,越看越喜欢,我现在不能自拔,希望在座每一个人都能去推广他。

08.jpg

于洋(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研究部主任):

        这次活动无论从形式还是创意,都是对于李苦禅先生120周年诞辰最好的纪念。李苦禅先生在近现代美术史上的地位,包括在中央美院中国画文脉体系中,都是非常重要的人物。央美自评的四大导师中,李苦禅先生是一个大家和高峰。

        虽然李苦禅先生是近现代中国画、花鸟画大家,实际上对于李苦禅先生的研究文章不是特别多,今天看到这套文集,我非常欣喜。此书能从史料的角度、从创作的角度对其进行研究,值得肯定。研究近现代大家需要史料,需要对大家本人深入了解,更需要对他的作品从创作的角度、从生活的角度研究,避免模板化研究,把个案作出特性和味道。

09.jpg

陈明(《中国美术报》副社长、副总编辑):

        对李苦禅先生的研究,近30年来已经有了一个非常丰厚的成果,其中包括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本艺术研究文集。众所周知李苦禅先生作为现代、当代大写意花鸟代表性人物,他给中国写意画带来的变革、推动是无与伦比的,这种价值和意义大家有目共睹。

        李苦禅先生的风格是具有正大的气象。中国画在唐宋追求雄浑博大,元明清以后文人画发展趋向于阴柔婉约的方向。我觉得李苦禅先生的大写意把这样阴柔、婉约、纤细的风气反正过来,形成刚健、博大的气象,这个气象实际上是唐宋以来一种文脉的反映,一个主流文化思想艺术面貌的反映。

10.jpg

李燕(李苦禅先生之子,清华大学教授):

        李苦禅绘画特别注重民间写意。写意画简单讲就是用书法的笔写出中国“意象”的中国画。写就是书法艺术,欧洲艺术没有,只有“结果”的美。中国书画名家馆的这些画家都有书法行为,西方艺术是没有的。“意象”是靠自己的意思体会客观物象,李苦禅先生不是一个个人,苏东坡也不是个人,时代造就了他们。这些因素都要挖掘,讲好中国故事,提倡文化自信。

11.jpg

温瑛(王雪涛先生家人):

        今天这个展览、这个研讨会,让我很激动。所有的名家馆都把画作拿过来,这个展览非常有分量,他们这代名家代表着传统文化发展到这个世纪的高度。每个人都用自己一辈子去做这一件事,对传统深入了解,用自己的语言方式去探索创造,一辈子用自己的作品表明了这个高度。传统文化发展的洪流里,他们就是标杆,就是代表,发展到今天,有这样一个大的时代氛围,有这么多人有这么高的认识,让人很欣慰。今天研究李苦禅先生,作为后辈,我们应该把苦禅先生所代表的优秀传统传承下去。

12.jpg

单应桂(山东艺术学院教授、李苦禅学生):

        苦禅先生是我的恩师,我上大学的时候他教我大写意花鸟和书法课。很少有人能有这个机会跟着老先生学书法,因为当时系里是这样安排的,所以我就等于跟着李先生学了两门课。我们学生对李先生,一个是特别“敬”,一个是特别“亲”。李先生在教学当中,用很具体的东西来说明大道理,说明艺术的规律,所以在这一点上他属于启发式的教学。每次上课他要表演给你看,表演完了他是通过很具体的一件事情把艺术的规律告诉你。这个教学方式,让我们想到了齐白石先生所说的“别人都是学我的手,唯独苦禅学我的心”。他也是一种心灵启发式的教学。

13.jpg

郭志光(山东省美协名誉主席、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教授):

        我既是李苦禅大师的学生,也是李苦禅大师的崇拜者。我从上中学的时候,就托人从上海买来李苦禅、吴昌硕的画册,后来我考入浙江美院中国画花鸟专业以后,我才买了潘天寿画集和八大山人画集。在中国的艺术史上,他们这几个大师把中国的花鸟画、书法艺术推上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峰。这个高峰是我们民族的、国家的文化财富,所以通过学习他们的人品、画品,学习他们的墨韵和神韵,如果能够在自己的生活体验中走出属于自己的独有的艺术境界,是我最大的艺术梦想。

14.jpg

张志民(山东省美协名誉主席、中国画学会副会长):

        李苦禅是出生在我们山东的一个全国著名画家,这次李苦禅先生诞辰120周年的纪念活动,得到了全国各地的朋友、机构的大力支持。苦禅先生的绘画在写意花鸟方面有自己的创新,他也用他的教学理念和人格魅力教育了很多优秀的学生。可以说他每画一笔,或者说每一个构思,都带着山东人这种浩然正气,以及为社会、为时代要体现出的精神高度。

15.jpg

沈光伟(山东省美协顾问、山东艺术学院教授):

        李苦禅生活在中华民族非常动荡的一个时代,从艺术的道路上来讲,他受齐白石、八大影响很深。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他的民族魂魄,苦禅先生有非常重要的一句话:“所谓人格,爱国第一。”一个在中华民族危难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艺术家,经历了灾难深重的旧中国,也经历了新中国。他有落魄的时候,也有意气风发的时候。任何一个大的艺术家都会把国家、民族放在自己心灵的最高点。

16.jpg

王奇志(齐白石纪念馆副馆长):

        1923年李苦禅拜师齐白石门下,并且合影留念。第二年齐白石赠诗李苦禅:“怜君能不误聪明,耻向邯郸共学行。若使当年慕名学,槐堂今日有门生。”并且他有一个注解,余初来京师时绝无人知,陈师曾(字槐堂),名声噪噪,独英(李苦禅)也欲从余游。从这首赠诗和注释文字可以看出,齐白石对李苦禅拜师门下很高兴、自豪,并且对李苦禅力排众议、不从世俗的行为表示欣慰和赞赏。齐白石对于弟子学习方法的赞许,以及对李苦禅绘画能力的判断和激赏。从另一个角度阐释了齐白石与李苦禅不同寻常的师生情深。总而言之齐白石与李苦禅之间,不仅仅是师生之情,还有知音之情,也有人品与人品的相互碰撞,这是一份极其珍贵的遗产,有待于我们挖掘。

17.jpg

陈永怡(潘天寿纪念馆馆长):

        李苦禅跟潘天寿先生之间彼此欣赏,可总结出三个他们的相通之处:第一,他们的创新精神相通,他们都对20世纪中国画都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推进。第二,两位先生都非常看重人格的力量,他们秉承传统文化中对画家人格的强调。第三,他们对西方艺术的取法和态度有相通性。每个名家馆个案研究都可以深挖,挖到最后地下水是相通的,都会流到20世纪中国画发展泉流当中。

18.jpg

   马燕(李可染纪念馆副馆长):

        20世纪不能没有李苦禅、李可染这样的大师名家,他们两人在中央美术学院长期共事,为我们留下了璀璨的艺术成就。李苦禅为齐白石第一名弟子,他的笔墨以魏碑、章草为根基,粗犷用笔,形成自己的风格,树立了大写意花鸟画新风范。我们看得到齐白石给苦禅、可染二位得意门生的启迪,二位先生在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方面也做过探讨和借鉴。

19.jpg

郭远航(郭味蕖纪念馆馆长):

        李苦禅先生与我的祖父郭味蕖都为新中国花鸟画创作与教学走出一条大路,他们是惺惺相惜、患难与共的挚友。当年祖父白天上班路上都要到苦老家坐坐,谈谈艺术,谈谈工作。那时候祖父是花鸟画科主任,苦老是他最大的支持者。20世纪中国画艺术,如果没有李苦禅先生,将会黯然失色。苦老以苦之禅心修之,苦老的艺术代表中国大写意花鸟画顶峰,有英雄之气、王者之风。他的笔墨是内心的写照,他坦荡胸怀的写照,中华自信的写照——雄浑、刚健、温润、高贵。

20.jpg

王丹(王雪涛纪念馆代表):

        我的祖父王雪涛和李苦禅先生是真挚好友,后来他们组建了画会,他和李苦禅先生一辈子共同切磋研究画艺。与苦禅先生的交往,也是我的祖父作为一个河北人,把纪念馆建在山东济南的原因之一。李苦禅与王雪涛在各自的探索道路上有所取舍,李苦禅的鹰就是自由取舍的结果。李苦禅对写意的体会还体现在他对书法艺术、对京剧和武术的喜爱上。他的艺术是他把中华文化融会贯通后一种综合素养的集成,越研究越觉得传承很重要,首先要传承李苦禅先生等先人们高贵的品质。

21.jpg

高斌(张大千纪念馆馆长):

        参加李苦禅120周年纪念活动,我深深感受到李苦禅老师的艺术魅力,感受到山东人的人文情怀,让我学到了成长的经验,可以说受益匪浅。关于张大千纪念馆,为了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投巨资修建了张大千纪念馆,张大千纪念馆占地400亩,纪念馆有张大千书画院、张大千故居、张大千博物馆等,希望未来能够与山东有更好的合作。

《百年苦禅·李苦禅绘画艺术研究》部分作者发言

22.jpg

张楠(北京画院理论研究部):

李苦禅先生早期艺术实践,无论选择西方还是中国传统绘画风格,或者用西方绘画来改良中国画,最后还是以中国绘画为本,但是他又没有脱离中国社会进程。1919年的五四运动是大的社会变革,站在潮流前端的大师们,齐白石、林风眠、潘天寿对李苦禅的艺术影响很多,站在这些伟人身上才能走得更远。

23.jpg

张荣国(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我从16岁上中专美术专业,就开始临摹李苦禅老师的作品,学校收藏的李苦禅文献我全部看了一遍。我感觉李苦禅对所写的意象进行变革,无论造型、笔墨、情感都有独特的感受和深刻认知。不同的物象他有不同的用笔方式,笔中有墨,铿锵有力,如雨后万物。他的作品给我视觉、心灵上的感受已经超过吴昌硕、齐白石。李苦禅给人的感受更加强烈与其用墨和用笔相关——他作品整体所呈现的特点就是厚,厚既是抽象的,也是具象的,我们可以细细品评得到。

24.jpg

陈楠子(湖南师范大学):

李苦禅的鸿篇巨制震撼人心,随手写下的小品是个人情感纪实性的表达,画面内容都展现了他坚韧不拔和抗争的气势。对于经历的艰苦岁月,他没有展现苦相,他写自己当年买瓜,一枚不熟、一枚熟过了的趣事,既没有太多面朝黄土的气息,又没有距离感。我对他文章的崇拜甚至超越了对他笔法的崇拜。李苦禅的小品是研究他的重要材料,如何继承和吸取养分也是青年学子们要思考的问题。

25.jpg

王博扬(西安美术学院):

我做这篇论文之前,并不觉得鹰有多么重要的美学意象,觉得只是猛禽而已。写了这篇文章之后,看了很多苦老的绘画作品,阅读大量的文献,我发现鹰在我的观念里有了升华,这就是李苦禅画作对我观点的重塑。李苦禅画鹰就是画自己,写意之所以不同于其他的绘画风格,在于要将自己的精气神通过笔墨呈现在画艺之中。李苦禅画中的鹰就是他多彩且苦难经历的外在写照。

26.jpg

褚庆立(济南大学副教授):

李苦禅师从于徐悲鸿,他把西方的写生转化成国画速写与传统线描,这是也是高度的体现。李苦禅提出“大、巧、拙”的构图观,“拙”来自于传统理论中道德经古典文献,李苦禅先生却把它与中国绘画构图联系在一起,他说“大写意不求小巧而求大巧”,“大巧”恰恰是大写意的特征。李苦禅师承齐白石,讲究作画要在有意无意之间,“大写意”的“意”在李苦禅内心是扎根的。意在笔先,他所强调的恰恰在“有意”“无意”之间,李苦禅的画中体现出他张扬的“意”。

27.jpg

王进(山东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

对于研究李苦禅,我比较认可文化史研究的地理决定论。李苦禅作为山东人,受齐鲁文化的滋养较大,基因性的影响是自然而然、持久而长期的。可能他年轻的时曾经接受过西方新思潮的影响,但是齐鲁文化这些更本真、更内在的东西会慢慢显现出来。从李苦禅的名字上看,“苦”解成“悲苦”,代表早年困苦的生活。至于“禅”,“苦修”和“禅宗”可以联系在一起,能让人联想到北宗和南宗。李苦禅先生可能没有说出来,冥冥之中他选择和南宗不一样的道路,通过苦修的方式完成自己艺术道路上的探索和升华。

28.jpg

曲刚(山东艺术学院副教授):

1922年李苦禅考入国立北京美校,1923年拜60岁的齐白石为师。当时,中国画基本属于衰退的局面,那时候的齐白石名气也不算大。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李苦禅为什么要选择国画?在课堂上李苦禅学明暗规律、解剖、透视,进行西式素描速写;课下在齐白石的指导下,临习画谱。这两个看似不相关的审美观念和语言训练体系,在李苦禅这里是怎么相交到一点的?李苦禅最后的选择是这样的:西画学习中强调速写的大量训练,每次速写结束之后,晚上他要进行一个额外的训练,用中国画的笔墨对白天的速写作业进行默写,这个环节太关键了!因为只有在默写的时候,写生的所有细节变得模糊,只会呈现整体的特征,这个时候,传统画谱的图式就能起到作用。传统画谱的图式与西方速写写生产生了勾连。

29.jpg

孙晓娜(山东艺术学院公共课教学部教师):

    苦老名字当中有一个“禅”,我认为禅对他的生活艺术创作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他以禅的视角看世界,在遵循自然规律中探寻生命的意义,从传统中来,却又破除形式的守旧,推动艺术走向新生,创造别开生面的艺术境界。他创作出迥异前人的大写意创作,在艺术创作中展现了家国情怀,以其独特的美学视觉,成为一颗璀璨的明珠。

(吴洪亮、单应桂、郭志光、张志民、沈光伟发言系记者采访整理,其余发言根据研讨会录音整理,均未经本人审阅)

30.jpg

31.jpg

32.jpg

33.jpg